阿谀奉承,攀龙趋凤 哀悼,悲悼 哀鸿遍野,百孔千疮 哀求,恳求 哀伤,悲悼 哀痛,悲伤 挨饿,受饿 爱财如命,一毛不拔 爱崇,尊崇 爱戴,恋慕 爱好,喜好 爱护,敬服 爱慕,恋慕 爱情,恋爱 爱惜,敬服 安顿,安置 安顿,安放 安分,循分 安分守纪,循规蹈矩 安抚,抚慰 安家立业,克绍箕裘 安静,平静 安居乐业,安身立命 安眠,安息 安定,安宁 安排,摆设 安然无恙,平安无事 安慰,慰藉 安稳,牢固 安详,宁静 安心,放心 安逸,清闲 按摩,推拿 按期,定期 按时,定时 按照,根据 暗暗,悄悄 暗藏,潜伏

新2备用网址/2020-04-25/ 分类:八卦/阅读:

一剑光寒十九洲。

× × ×

残秋。

木叶萧萧,夕阳满天。

萧萧木叶下,站着一个人,就仿佛已与这大地秋色溶为一体。

因为他太安静。

因为他太冷。

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漠与疲倦,却又偏偏带着种逼人的杀气。

他疲倦,也许只因为他已杀过太多人,有些甚至是本不该杀的人。

他杀人,只因为他从无选择的余地。

× × ×

他掌中有剑。

一柄黑鱼皮鞘,黄金吞口,上面缀着十三颗豆大明珠的长剑。

江湖中不认得这柄剑的人并不多,不知道他这个人的也不多。

他的人与剑十七岁时就已名满江湖,如今他年近中年,他已放不下这柄剑,别人也不容他放下这柄剑。

放下这柄剑时,他的生命就要结束。

名声,有时就像是个包袱,一个永远都甩不脱的包袱。

× × ×

“九月十九,酉时。洛阳城外古道边,古树下。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

× × ×

酉时日落。

秋日已落,落叶飘飘。

古道上大步走来一个人,鲜衣华服,铁青的脸,一柄长剑斜插在肩后,一双眸子却像是出了鞘的剑,正盯在树下的剑上。

他的脚步沉稳,却走得很快,停在七尺外,忽然问:“燕十三?”

“是的。”

“你的夺命十三剑,真的天下无敌?”

“未必。”

这个人笑了,笑得讥诮而冷酷,道:“我就是高通,一剑穿心高通。”

“我知道。”

“是你约我来的?”

“我知道你正在找我。”

“不错,我是在找你,因为我一定要杀了你。”

燕十三淡淡道:“要杀我的人并不止你一个。”

高通道:“因为你太有名,只要杀了你,就可以立刻成名。”

他冷笑着,又道:“要在江湖中成名并不容易,只有这法子比较容易。”

燕十三道:“很好。”

高通道:“现在我已来了,带来了我的剑,洗净了我的咽喉。”

“很好。”

“你的心呢?”

“我的心已死。”

“那么我就让他再死一次。”

剑光一闪,剑已出鞘,闪电般刺向燕十三的心。

一剑穿心。

就只这一剑,他已不知刺穿多少人的心,这本是致命的杀手!

可是他并没有刺穿燕十三的心,他的剑刺出,咽喉突然冰冷。

燕十三的剑已刺入了他的咽喉。

刺入了一寸三分。

高通的剑跌落,人却还没有死。

燕十三道:“我只希望你知道,要成名并不是件很好受的事。”

高通瞪着他,眼珠已凸出。

燕十三淡淡道:“所以你还不如死了的好。”

他拔出了他的剑,慢慢的从高通咽喉上拔了出来,很慢很慢。 

所以鲜血并没有溅在他身上。

这种事他很有经验,衣服若是沾上血腥,很不容易洗干净。

──要洗净手上的血腥岂非更不容易?

× × ×

暮色更深。

剑上的血已滴尽。

剑入鞘时,暮色中又出现了四个人。

四个人,四柄剑!

四个人的衣着都极华丽,气派都很大,最老的一个须发都已全白,最年轻的犹在少年。

燕十三不认得他们,却知道他们是谁。

年纪最老的成名已四十年,一直在关外,独创的“飞鹰十三刺”名震边陲。

这次他入关,为的就是找燕十三。

他不信他的飞鹰十三刺,比不上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

年纪最轻的,是江湖中的后起之秀,也是点苍门下最出类拔萃的弟子。

他有天才,他肯吃苦。

他的心也够狠。

所以他才出道一年,“无情小子”曹冰的名字已震动了江湖。

另外两个人当然也是高手。

清风剑的剑法轻灵飘忽,剑出如风。

铁剑镇三山的剑法沉稳雄浑,一柄剑竟重达三十三斤。

× × ×

燕十三知道他们,他们来,本就是他约来的。

四个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他,谁也没有去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他们不愿在未出手前,就折了自己的锐气,地上死的无论是什么人,都跟他们没有关系。

只要自己能活着,无论什么人的死活,他们全都不在乎。

燕十三笑了笑,笑容也很疲倦,道:“想不到你们都来了。”

关外飞鹰冷冷道:“我本来以为你只约了我一个人。”

燕十三淡淡道:“能够一次解决的事,为什么要多费事。”

曹冰抢着道:“来了四个人,谁先出手?”

他很急。

他急着要成名,急着要杀燕十三。

铁剑镇三山道:“我们可以猜拳,胜的就先出手。”

燕十三道:“不必。”

铁剑镇三山道:“不必?”

燕十三道:“你们可以一起出手!”

关外飞鹰怒道:“你将我们当作了什么人,怎么能以多欺少!”

燕十三道:“你不肯?”

关外飞鹰道:“当然不肯。”

燕十三道:“我肯!”

他的剑已出鞘。剑光如飞虹掣电,忽然间就已从他们四个人眼前同时闪过。

他们想不肯也不行了。他们的四柄剑也同时出鞘,曹冰的出手最快,最狠,最无情。

关外飞鹰已纵身掠起,凌空下击,飞鹰十三式本就是七禽掌一类的武功,以高击下,以强凌弱。

只可惜他的对手更强。

曹冰霎时间已刺出九剑。他并没有去注意别的人,只盯着燕十三,他惟一的愿望,就是要这个人死在他剑下。

可惜他这九剑都刺空了,本来在他眼前的燕十三,人影已不见。他怔了怔,然后就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

地上已多了三个死人。

每个人咽喉上都多了一个洞。

关外飞鹰、清风剑、铁剑镇三山,这三位江湖中的一流剑客,竟在一瞬间就都死在燕十三剑下。

曹冰的手冰冷。他抬起头,才看见燕十三已远远的站在那棵古树下。

杀人的剑已入鞘。

曹冰的手握紧,道:“你……”

燕十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还不想杀你!”

曹冰道:“为什么?”

燕十三道:“因为我想再给你个机会来杀我。”

曹冰手上的青筋凸起,额上的冷汗如豆,他不能接受这种机会。这是种侮辱,可是他又不愿放弃这机会。

燕十三道:“你回去,练剑三年,不妨再来杀我。”

曹冰咬着牙。

燕十三道:“点苍的剑法很不错,只要你肯练,一定还有机会。”

曹冰忽然道:“三年后你若已死在别人剑下如何?”

燕十三笑了笑,道:“那么你就可以去杀那个杀了我的人。”

曹冰恨恨道:“你最好多多保重,最好不要死!”

燕十三道:“我也希望会如此!”

× × ×

暮色更深,黑暗已将笼罩大地。

燕十三慢慢的转过身,面对着黑暗最深处,忽然道:“你好。”

过了很久,黑暗中果然真的有了回应,道:“我不好。”

阅读:
扩展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