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谀奉承,攀龙趋凤 哀悼,悲悼 哀鸿遍野,百孔千疮 哀求,恳求 哀伤,悲悼 哀痛,悲伤 挨饿,受饿 爱财如命,一毛不拔 爱崇,尊崇 爱戴,恋慕 爱好,喜好 爱护,敬服 爱慕,恋慕 爱情,恋爱 爱惜,敬服 安顿,安置 安顿,安放 安分,循分 安分守纪,循规蹈矩 安抚,抚慰 安家立业,克绍箕裘 安静,平静 安居乐业,安身立命 安眠,安息 安定,安宁 安排,摆设 安然无恙,平安无事 安慰,慰藉 安稳,牢固 安详,宁静 安心,放心 安逸,清闲 按摩,推拿 按期,定期 按时,定时 按照,根据 暗暗,悄悄 暗藏,潜伏

新2备用网址/2020-04-19/ 分类:民生/阅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6月30日至今,安信信托作为被告披露的涉诉案件达35宗,涉诉金额达134.96亿元。

4月6日,安信信托再发退市警告,并公布了上海银保监局对其下发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

此前,安信信托发布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将亏损30-35亿元。并首次称,可能将在2019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

作为目前唯一一家在上交所上市的信托公司,最近这三年里,安信信托经历了大起大落。2017年其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36.68亿元,增速20.91%,位居行业第二;然而如今却业绩垫底、诉讼官司缠身、流动性危机停牌。

时间倒退回21世纪初,在经历了第五次信托业全面整顿后,安信信托(当时为“鞍山信托”)2001年亏损2亿元,2003年、2004年连续两年亏损,被上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如今的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正是在此期间入主,于2002年10月22日从鞍山市财政局手中以每股1.9元,总计1.73亿元的价格,受让安信信托2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此后通过资产置换、不良资产剥离、迁址上海、布局房地产投融资领域等一系列操作,使得安信信托扭亏为盈,于2006年摘帽,目前国之杰持股比例达52.44%。

这一次安信信托再度落入谷底,又是因为什么?

在资本市场频繁踩雷

安信信托看得见的裂痕,暴露于2019年。

在经历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扩大、年报会计差错乌龙后,安信信托于2019年4月份披露了2018年度业绩报告,2018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8.33亿元,同比减少149.96%,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5.38亿元,同比减少37.42亿元。

其一,从其固有业务看,安信信托深陷资本市场泥淖。

2018年1月29日,安信信托以12.744元/股总计13.61亿元的价格,从肖文革处受让印纪传媒(002143.SZ)6.03%的股份,但不久印纪传媒因控股股东平仓风险、重大资产重组等原因停牌,此后估价一路走低,于2019年11月29日被摘牌,安信信托的投资损失殆尽。

更为吊诡的是踩雷中弘股份(000979.SZ)。安信信托对债务人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债权5.5亿元,以中弘股份股票作为还款保证,该笔债权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然而中弘股份于2018年12月27日交易结束后被终止上市。安信信托只能对该笔贷款按100%计提减值准备。

2018年度,安信信托对包括但不限于上述的金融资产计提减值损失21.56亿元。最新披露的公告显示,2019年度,还需对账面原值153.7亿元的金融资产计提36.8亿元的减值准备。

此外,安信信托的利息支出开始大幅度上升,原因为结构化主体股东及其他单位借款和借入信托业保障基金资金的增加。截至2019年6月底,安信信托向信托业保障基金借入资金余额为56.5亿元;向结构化主体股东及其他单位借款余额为5.32亿元。

流动性风险加速暴露

其二,从信托业务来看,安信信托流动性风险正加速暴露。

截至2019年5月2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共计25个,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总计117.59亿元。

分时间段来看,2018年上半年逾期金额约为0.62亿元,2018年下半年逾期金额约为48.12亿元,2019年截至5月20日逾期金额为68.86亿元。

已暴露的流动性风险,由安信信托披露的诉讼官司亦可窥一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6月30日至今,安信信托作为被告披露的涉诉案件达35宗,涉诉金额达134.96亿元。相关涉诉案件均涉及安信信托违规兜底的给付义务,多数为安信信托与原告签署了《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但安信信托未按约定付转让价款。

在披露的35宗案件中,原告均为机构法人,涉及银行10家;已判决案件6宗,安信信托均败诉,有2宗安信信托提起上诉,等待二审;达成调解或撤诉的案件4宗,涉及金额9.78亿元。

一位于2018年6月份认购安信信托“安信创赢51号·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八期的个人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于2019年底收到安信信托通知,信托本金及相应处置期收益预计于信托计划到期日后18个月内完成兑付。

安信信托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复称,当前公司对每个到期未清算项目分别成立清收组,一户一策,积极清收。对于到期未清算项目,公司采取了督促用款人加快销售进度、加速资金回笼、资产转让等多项措施,以督促用款人及担保人还款,清收已取得积极效果,如近期“安赢83号”产品已经针对全部自然人投资者进行了本金和收益的全额兑付。

业务违规遭监管重罚

近期,上海银保监局对安信信托下发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2笔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

监管还指出,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将部分信托资金运用于非标准化债权时,存在期限错配、以后续募集资金兑付前期受益权份额,违规开展了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业务;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在部分信托项目中,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项目收益、项目风险等信息,信息披露违反审慎经营规则;2018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在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时,未充分揭示风险,隐瞒了信托计划出现逾期等风险信息。

针对上述违规事实,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安信信托暂停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限制向股东国之杰分配红利、改正上述违规行为,并处罚款共计1400万元。

此前2019年11月11日,安信信托在给上交所的回复函中还否认其存在违规行为:“布置业务部门和风险合规部门在信托业务受托人职责范围内逐笔核查了存量信托计划的融资方及其直接资金投向,未发现资金投向涉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或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资金占用或挪用的情形。”

在临停4天后,安信信托于2020年3月30日夜公告称,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了相关诉讼事项,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安信信托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并自2020年3月31日起停牌,最迟将于2020年4月15日复牌。截至发稿,安信信托股票仍处于停牌状态。

一位安信信托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停牌或和并购重组有关,但具体进程还不确定。对于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近日已辞职的消息,该人士表示:“高超目前处于正常履职状态,关于她辞职的消息不属实。”

这匹曾经的行业黑马如今泥足深陷,等待安信信托的会是再次摁下重启键吗?

截至2019年末,68家信托公司的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3548.6亿元,增幅达159.71%;风险项目个数为1547个,较2018年末增加675个;信托资产风险率从2018年末的0.98%大幅上升至2.67%。

一位信托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受到经济下行影响外,监管部门加大风险排除力度,也加速了行业风险的暴露。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